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大夏王侯 第四百零八章 知命离去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8:13

大夏王侯 第四百零八章 知命离去

长孙病逝,意味着一个时代彻底结束,三个月后,新起的天谕殿中,宁辰交出了武侯印,武侯战衣,从此归还了武侯位。请大家看最全!

炽儿留不住,含泪目送师父离开,他明白,从此之后,大夏的兴衰,要靠他们自己承担了。

侯府,宁辰走入书房的密室中,看着沉睡冰棺中的倩影,右手抬起,若隐若现的凤鸣中,身后一道巨大的凤影出现,下一刻,凤凰开口,一股磅礴的吸力传出,冰棺升起,化为一抹流光飞入凤影之内,转瞬后,消失不见。

“若惜,走了”做完这一切,宁辰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轻声道。

“恩”

若惜iǎn头,跟着一同离去。

侯府中,一道道身影跪下,送别侯府之主。

“侯爷”老管家双眼盈~满泪水,看着若惜身前素衣的侯,眸中尽是不舍之色。

不管外边多少侯爷的风言风语,但是侯府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的侯爷,是天下最好的侯爷。

宁辰停下脚步,看着两旁跪地的一道道身影,平静道,“保重”

一声保重,道尽离别,说完,宁辰迈步离去,再也不曾回头。

皇城之中,孔羽看着远去的侯,心中说不出的沉重,七年时间,侯爷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和平的时代,大夏也得以休养生息,恢复元气,但是从今往后,是否能维持住这份和平,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神州辽阔,何止十万里疆域,宁辰带着若惜一步一步向西边走去,就如同普通人一般,用双腿走遍了千山万水。

若惜不会武,走的比较慢,宁辰也不急,若惜走多快,他便走多快。

这一生,有一人心甘情愿的相陪,已不能奢求更多。

一月,两月,一年,两年……神州西行的万水千山上,从此多了一位身着红衣的年轻人,一位容颜娇媚的侍女,宛如最美丽的风景,永恒不变。

每当若惜累了休息的时候,宁辰便以凤元为其缓解疲劳,日复一日,年℃ǐng℃iǎn℃小℃说,.2↑3.∷s_;复一年。

渐渐地,若惜走的更快了一些,有的时候,连走一两个时辰都不曾停下休息。

宁辰没有说什么,如往常一样,与身边女子的步伐始终保持一致。

“若惜,你还没有见过海吧”

又三个月后,宁辰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前方碧蓝的天空,开口问道。

“海是什么?”

若惜眸子闪过一抹不解,问道。

“很大很大的河”

宁辰轻声道,东域当初因为冥王降临,被震出了五域,成为一片特殊的天地,致使此后的神州之人都没有见过海,更不知道什么是海。

若惜听到解释,依旧似懂非懂,不过,也没有再多问。

宁辰也没有再解释什么,带着身边女子继续朝前走去。

半日后,涛声入耳,一幕雄伟壮阔的景出现在两人眼前,一望无际的碧蓝海面,风声,浪声,敲打着石壁

大夏王侯  第四百零八章 知命离去

,渐起丈余高的浪花,美丽壮观的景象,让人迷醉。

“这便是海吗?”若惜一下就被前方的景色迷住,美丽的眸子闪过道道异彩,惊喜地问道。

“恩”宁辰iǎn头,应道。

“海有尽头吗?”若惜回过头,看着身边的男子,问道。

“有,我们将要去的地方,就在海的尽头”宁辰答道。

神州之上,既然没有救醒鬼女的办法,那么他便去其他四域找,他不相信天命,他只信事在人为。

若惜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海面,脸上露出一抹难色,问道,“我们要怎么过去?”

“坐船”宁辰双眼看向北边,平静道。

若惜疑惑,目光望过,却没有看到任何船只,不禁奇怪道,“哪里有船?”

话声未落,北方翻涌浪花之中,一艘奢华的商船出现在两人眼前,船帆之上,一个用金线秀成的“辛”字,如此清晰,在夕阳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耀眼夺目。

方才的商船上,辛大公子站在穿头,观看着沿路的风景,满心畅快,这几次东域之行赚到的银子,抵得上辛家过去几十年的积累了。

“恩?”

就在这一刻,良辰大公子看到远方岸上招手两道的身影,眸子一愣,左右看了看,这海上只有他们一条船,那么就是在喊他们了?

“停船,靠岸”

“公子,怎么了,这才刚启程”

阿奇不解,莫不是公子的脑袋又开始不正常了?

“有人要坐船,赶紧靠岸,哪来那么多废话”辛大公子不爽道。

“是”

阿奇嘟囔着应了一声,旋即走下去吩咐,公子的脑袋果然又秀逗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商船还要顺便拉客的。

商船靠近,船上,一位老者走了出来,看着前方岸上的一男一女两人,不知为何,心中总觉得不对劲。

哪有这么大胆的公子和丫鬟,敢随便搭载过路的商船。

宁辰和若惜上船了,不得不说,在普通人的眼中,花魁的魅力,要比其身边的红衣公子要大得多,辛大公子看得两眼直放光,就差在脸上写上花痴两个字。

“公子,公子”

阿奇在一旁不断拽着某人的衣服,满脸羞愧地提醒道,若非这是他的公子,他真想装作不认识,真是丢死人了。

“嗯?哦”

辛大公子回过神,赶忙收起猪哥的样子,抱拳问道,“在下辛良辰,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宁辰”宁辰平静道。

“好名字”辛大公子伸出大拇指,赞了一句,继续问道,“宁兄也要去南陵?”

“恩,在东域呆久了,准备出外见识一下其余几域的风光”宁辰应道。

“宁兄好雅兴”辛大公子语气中不无羡慕道。

“呵”

宁辰笑了笑,他也看的出来,这位辛公子也不是一般人,倒不是说身份和修为如何,而是这份胸怀和气度非是常人所能及,令人刮目相看。

“阿奇,去安排一间客房让宁兄和这位姑娘先事休息”辛大公子转过身,吩咐道。

“恩”

阿奇iǎn头,上前一步,道,“宁公子,请”

“多谢”

宁辰道谢,旋即带着若惜一同朝前走去。

两人离开,辛大公子眸中闪过一道道光芒,自言自语道,“这姑娘竟然比白夜楼的素素姑娘还漂亮,真是没天理了”

“公子,这位红衣年轻人不是普通人,要小心一些”老者走来,凝声提醒道。

“公子我也不是普通人,而且,不是还有凌伯您吗”辛大公子笑道。

客房中,摆设简约而又朴素,与外表奢华的船相比,顺眼了许多,辛大公子只给安排了一间客房,脑袋中在想什么,傻子都猜得出来。

宁辰没有iǎn破,若惜同样也不在意,一如往常,该做什么,做什么。

阿奇离去后,女子开始梳洗,对着铜镜取下发簪,青丝如瀑垂下,美丽的让人迷醉。

知命一生遇到的女子中,单论容貌来说,若惜绝对不输于任何人,昔日惊艳整个大夏皇城的花魁,经过这些年岁月的沉积,臻至了一生最为美丽的时光,较往日更加风采夺目。

“公子,你说人可以不老吗?”若惜看着镜中的自己,轻声问道。

一旁,正在思考事情的宁辰回过神,想了想,道,“先天境界,倒是可以驻颜,除此之外,应该也有奇珍异宝,可以减缓人的衰老”

说到这里,宁辰看了一眼铜镜倒映而出的女子容颜,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怎么了,怕自己不漂亮了,你家公子不要你了?”

若惜轻笑,应道,“恩”

“传闻中,龙肝凤胆有驻颜之效,凤胆是没了,若是遇到蛟龙,公子替你夺一块龙肝回来”宁辰笑道。

“好”若惜眉眼一弯,iǎn头道。

“你先休息,我去外边走走,顺便问一问那位辛公子一些南陵的事情”宁辰起身,道。

船舱外,夕阳已落下,黑夜来临,漫天星辰闪耀,皎月洒下莹白的光华,映在海水中,反射出一道道粼粼波光。

海上的夜色很美,天广地阔,让人的心胸前所未有的舒畅,辛大公子坐在船头,晃来晃去,欣赏着海上景色,却也不怕从船上掉下去。

宁辰走来,并没有上前打扰,站在船边,看着渐渐远去的神州大地,平静的眸子中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感伤。

“宁兄,良辰美景,佳人相陪,你却在这里吹海风,真的大煞风景啊”

船头之上,辛大公子回过头,看了一眼船边的红衣年轻人,笑道。

“呵”

宁辰掩去眸子的感伤,淡淡一笑,道,“辛公子,你不是也在这里吹海风吗?”

“哎,说来都是眼泪,当初出来的急,忘了带上本公子那些水灵灵的婢女们,如今也只能孤枕难眠,坐在这里发呆”辛大公子脸上尽是后悔道。

“轰”

就在这时,船头突然狠狠一震,像的碰到了什么,剧烈摇晃起来。

坐在船头的辛大公子,身子一个踉跄,差iǎn掉入海里,好在有两下子身手,勉强回到了船身中。

负责保护商船的凌伯,身影闪出,看着船的四周,目光沉下,不会是遇到海怪了吧?

船头旁,宁辰看着水面下方涌动的巨大身影,眸中不留痕迹地闪过一抹炽烈的红光。

海中巨影立刻一颤,仿佛是感受到最可怕的威胁,迅速沉入了海底深处。

“咦,又不晃了,是碰到礁石了吗?”辛大公子脸上露出不解之色,呢喃道。

凌伯眸中同样升起疑惑,怎么回事,方才他分明看到了船的四周有东西。

ps:还差30个订阅,就能和要一个大推荐,能来一波订阅吗!

本书来自:

金昌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商丘治疗男科医院
河南牛皮癣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预约看病
贵阳长峰医院收费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