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海归爸爸马乐为了181个孤儿

发布时间:2019-11-10 21:56:23

“海归爸爸”马乐:为了181个孤儿

2013年9月,33岁的河南小伙马乐放弃澳大利亚百万年薪,变卖掉家产,带着妻儿举家回国,接手父亲创办的唐河县正昌儿童福利学校,做起了现有的181名孤儿的海归爸爸。

近一年来,马乐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为了181个孤儿,东奔西走,苦不堪言。但他不打算放弃。因为这些曾经让父亲牵肠挂肚的孤残儿童,如今已经成为了他决心守护的,无法割舍,更不忍放弃。

父亲突然离世,181名孤儿难分舍

马乐的父亲马守政,是唐河县有名的大好人。从2003年起,身为河南省谢岗实验学校董事长的马守政开始陆续免费接收孤儿,2010年,他和当地民政部门共同努力,创建了一所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于一体的民办封闭式全日制寄宿学校--唐河县正昌儿童福利学校。10年来,学校累计免费收养孤儿198人,除去逐年毕业的,如今学校里还有181名孤儿。

父亲最初接收孤儿时,马乐还是个少年。但从那时候起,他就对父亲所做的事业感到骄傲。后来,马乐考上大学,到上海工作,又与妻子移民到了澳大利亚。这些年里时而听闻父亲讲起孤儿的生活,马乐明白父亲的忧心与牵挂,所以移民后他每年都坚持寄钱补给学校,先后汇给父亲约130万元用于学校建设和孤儿教育。

然而,2013年,在澳洲安居乐业的马乐遭遇了人生前所未有的重击。父亲7月份检查出有胰腺癌,9月份就去世了,对我来说很突然。

而真正陪伴在父亲病床旁,他才逐渐感受到父亲对学校孤儿们倾尽全副身心的投入--父亲的整颗心都给了孩子们。他可以清楚地记得每个孤儿的生日和每个残疾孩子的病情,却记不得自己一年仅一次的体检。

一直到临走,父亲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学校里那群无父无母的孩子。马乐说,父亲一直念叨:我这一走,要是没人管他们了,可咋办?

生命的最后2个月,马守政一遍遍地向马乐交代每个孩子的情况,那些孩子快生日了,那些孩子要做身体检查了,还有那些孩子得按时吃药他说,这些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家,可不能再让他们流落街头了。

在父亲的病床前,马乐看出了父亲最大的牵挂是对孩子的不舍与担忧。他含泪答应父亲,不管怎样,都不会让这181个孩子的家散了。

放弃百万年薪,海归爸爸撑起孤儿的家

去年9月12日,带着对198名在校孤残儿童无限的爱,年仅58岁的马守政因病离开了人世。

孤儿们失去了最亲爱的马爷爷,学校的运行更是难以为继。尽管曾有对父亲的承诺在先,但现实问题仍然难以跨越:是把学校转手出去、重返澳洲的舒适生活,还是留下来继承父亲遗愿、做孤儿们的新爸爸?马乐走到了自己人生的十字路口。

原本,马乐在墨尔本从事国际贸易工作,妻子则是墨尔本医院的注册护士长,两人年薪上百万,过着简单而充实的生活。三岁半的大儿子与刚一岁大的小儿子的到来,更使这个幸福家庭令人艳羡。

我和妻子在澳洲的年薪超过百万元,说实话,面对抉择我曾犹豫过。马乐说:可一想到父亲为这群孩子的付出,也为了保住父亲艰难建立起来的家,我决定回来,我想让父亲走得心安。

这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妻子更倾向在澳洲生活,工作伙伴也劝他不要一时冲动。但最后他还是说服妻子辞去工作、变卖家产,从墨尔本回到了唐河县。

从此,马乐也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投入到了学校的工作当中,全权负责181名孤儿的学习和生活。孩子们对父亲的怀念他看在眼里,马乐不断告诉自己: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可以想象,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在澳洲有着一份辉煌的事业,一个美满的家庭,却要变卖了家产,远涉重洋,回到清贫的家乡,接受一份没有回报的事业。这样的选择在不少人看来难以理解。可马乐的这个决定让与马守政共事多年的白老师感到,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马校长苦撑了10年,巨大的资金缺口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显得苍老。白老师说,自从马乐在澳大利亚工作后,每年都坚持寄钱补给学校,其实,马乐的心早就和老校长一样,都放在这些孩子身上了。

此番回国,为了让马乐专心接手学校的工作,妻子带着两个孩子住到了娘家温州。对此,马乐有些愧疚,花费那么多精力在别的孩子身上,却不能陪着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长。我就告诉自己,我不仅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也是这181个孤儿的爸爸。

东奔西走不停息:为了181个孤儿

开始学校的工作之后,马乐才发现,父亲未竟的事业没有那么容易:到各地慈善机构申请爱心救助、为患病孤儿联系医院、到民政局为孤儿申办低保、协调孤儿们过冬的棉被既要接手外联工作,又要学习内部管理,事事都是挑战。而更揪心的是,他无时无刻不在为学校的资金缺口发愁。

帮助孤儿,一方面靠的是政府补助,另一方面靠的是谢岗实验学校的盈利资金。马乐说,按照每名孤儿一年的教育和生活费用共6000元来算,181个人就是100多万元。如今辞去工作的马乐已无其他收入来源。

眼前的困难可想而知,更何况学校还有很多肢残、白化病以及先天性心脏病的病患孤儿需要资金救治。马乐想,不管为了孩子们的现在还是未来,自己终究都要闯出一条路来,因为不能丢下孩子。

如今,马乐总要频繁地往返于北京、郑州、唐河之间,一方面为患病孤儿联络医院,一方面向相关慈善协会为181名孤儿申请爱心援助。

马守政去世后,他的儿子突然接手工作,承担着很大的压力,包括资金方面的压力。唐河县民政局一徐姓副局长说,现在当地相关部门对该校十分重视,正在努力协调,计划把这些孩子纳入城市居民低保范围。

一年之间,马乐的生活发生着剧变,可也正如他曾说的那样,只有回家才能睡得安稳。

尽管现在孤儿们的生活条件还极其有限,但曾与他们交流过的人都能感到,这些从小无父无母的孩子开朗、独立、不怯懦。

忙碌之余,马乐会与孩子们一起打乒乓球,玩老鹰捉小鸡。天真的孩子们嘻嘻哈哈地玩耍,笑声总能暂时抹去马乐的愁容。

说实话这一切对我都很难。但看看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干净无辜的眼神,就有一种保护他们的使命感。在艰难的时候想到他们,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新手
乐山物联网云平台
5G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