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刘老汉结婚

发布时间:2019-12-04 12:03:11

刘老汉今年六十八岁,找了个老伴七十岁,一时成了村里的特大新闻。

二十年前,刘老汉老伴去世,到现在一直单着,没想到到了入土的年龄,却交上了桃花运。村支书刘大街决定把这事办得风风光光的,不仅刘老汉是他的堂叔,而且他心里还打着小算盘。为此,在刘支书的倡议下,村里成立了“刘老汉结婚领导小组”,刘大街任组长,王会计任副组长,宋队长、刘队长、张明白、宋知理任成员。

刘老汉家里穷,在刘支书提议下,大队部里淘汰的一套桌椅、橱子送给了他。除此之外,刘支书还建议村集体的土地租赁金拿出来一部分,给刘老汉办酒席;为了平息群众不满,他主张每家每户派一个人到酒桌上吃饭,利益均沾吗!乡里乡亲的,刘老汉也不容易,他的主张得到村民认可。

王会计开着电轿车,把那位老太太从邻村拉来,对方连一个送亲的人也没有。这也无所谓,在刘支书领导下,村里人自己唱“独角戏”。张明白、宋知理主持婚礼仪式,一拜天地,刘老汉和老太太对着挂着的毛主席像拜了一下;二拜高堂,张明白说应该拜村支书,宋知理说村支书是晚辈,不妥,说着说着,两个人竟然吵了起来,你看这事弄得!王会计赶快过来圆场,说新社会新事新办,夫妻对拜就可以结束了。

村民熙熙攘攘,嘻嘻哈哈,簇拥着刘老汉、老太太进洞房。刘支书突然过来,说:“酒席准备好了,吃饭去吧!”这样,刘老汉结婚告一段落。

晚上九点多钟,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找了四架梯子,准备翻墙入户,看看这老头、老太太在床上玩什么花样。刘老汉家的围墙是危墙,不易攀爬;有人建议从宋大羔家里过,宋大羔和刘老汉是邻居,他常年在外打工,挣了不少钱,中间的结实的砖墙就是他家垒的。

几个小伙子,包括宋大羔的弟弟宋二羔,蹑手蹑脚,先进了宋大羔的院子里。突然,有个人说:“听听,大羔屋里有说话的声音!”二羔说:“不会吧,我哥哥在外地打工,侄子在县城读高中,就我嫂子一人在家。”可仔细听听,真的有说话的声音,大家于是一个个躬着腰、悄悄地走到窗户台底下,弄个明白。

真的是一男一女在说话,那女的是宋大羔的媳妇,男的呢?是村里的刘队长!早就听说刘队长和宋大羔的媳妇相好,没想到是真的,出现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大伙肺都气炸了。有个人拍了拍宋二羔的肩膀,怕他莽撞,于是大伙从梯子上出了宋大羔的家。

大伙在门外合计了一阵子,终于想出了一个整治刘队长的办法。宋二羔给嫂子打电话,说侄子深更半夜回来了,也不知什么事,到村口了。

刘队长慌里慌张,拉开大门,还穿着上衣呢,没想到一个大塑料袋子猛地罩在了头上,接着被人一顿好揍。刘队长也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被揍得满地打滚,哭爹叫娘,紧抱着头,直喊爷爷,甚至磕头求饶。等刘大羔的媳妇在屋里听见动静,穿好衣服,出门看个究竟时,那些人早跑得没了踪影。

谁知刘队长不是个人物,有名的“妻管严”,他一瘸一拐、鼻青脸肿,回到家里经不住“母夜叉”的再三盘问,道出了事情的原委。还有一种说法是别人泄露给她的,她反正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刘队长的老婆是村里有名的泼妇,天还没亮就骂起了大街,又带领几个看热闹的人到宋大羔门上“兴师问罪”,问问人家为什么勾引她的男人。

宋大羔的媳妇又羞、又恼、又怕,觉得太丢人,没脸活在世上了,就拿起了一个农药瓶子,喝了一口,为啥没喝两口,可能对死活还有点犹豫。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刚才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傻眼了,有的人马上拿出手机打“120”;有几人顾不得那么多了,摁着她,劝她向外吐;还有个人赶快回家,去端些肥皂水。

村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大伙这才想起父母官刘支书,可刘支书的日子也不好过。

昨天上午,刘老汉结婚,刘支书和王会计都喝点酒。晚上,在王会计家里,两个人接着喝,一则上午没有喝尽兴,二则商量商量钱的支出。

两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说话也就没有了把门。刘支书说:“酒钱、菜钱,别的支出,再加上人工费,花了两万三千元。”王会计当仁不让,说:“我给你合计了,酒钱、菜钱,再加上其余的花销,总共不会超过一万五千元,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刘支书听王会计这么一说,脾气暴躁的他一时性起,照着王会计的脸就是一巴掌,说:“咱俩搭档这么多年,我啥时候亏待过你,真是卑鄙小人!”王会计被刘支书打得双眼冒金星,脸热辣辣地疼,八成是肿了,喝得晕乎乎的他也不知天高地厚了,开始还手。王会计一个勾拳,正打在刘支书的嘴上,说:“我让你嘴大!”

刘支书门牙掉了一个,满嘴是血,恼羞成怒。接着,两个酒晕子厮打在一块。王会计的媳妇正在厨房里炒菜呢,听到声音赶快跑过来,好不容易才把两个人拉开。

王会计的媳妇是村里有名的快嘴,第二天逢人就说刘老汉娶了个“扫帚星”,村里从此不太平了。

再说说新婚的刘老汉,有个人问他:“刘大伯,现在日子过得怎么样?”刘老汉乐呵呵地说:“晚上有暖脚的,暖和;吃饭有做饭的,热和!”看样子,他的日子真不错。

可刘老汉的好日子还没过三天,那老太太的儿子就开车来了;人家脸都气青了,非得把自己的娘接走。原来,老太太结婚,儿子并不知道,出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那人受不得,这也是唯一的补救办法。

刘老汉就说他:“你娘和我在一块,整天乐呵呵的;你在外地,一年才回家一两次;我们在一块,彼此照顾着,也省你的心了!”

老太太的儿子懒得理他,直接对他母亲说:“你不走的话,我怎能对的起我那死去的爹,也没脸回家了……”

老太太有点犹豫不决。张明白、宋知理听说后,赶快过来当“和事佬”,他们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现在老太太和刘老汉在一块生活,等到老太太去世了,就和前夫葬在一块,自认为妙得很!

没想到老太太的儿子勃然大怒,不说人话:“如此妙,把你娘嫁给这糟老头子得了,少糟践人行不行!”

不管别人怎么劝,老太太最后还是跟他儿子走了。

想想村里因自己发生的事情,还有到手的老伴又走了,刘老汉越想越憋屈,没几天就病倒了。

毕竟年龄大了,实在经不住折腾。又过了一周,刘老汉就去世了!

共 2 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刘老汉老伴去世后独守了二十多年,老来终于有了伴,也算是喜事一桩。没想到村里的年轻人想闹洞房引出了捉奸案,村支书想借机发财与会计反目为仇,老太太的儿子强行又把母亲领了回去……刘老汉最后只落得个鸡飞蛋打,一命呜呼。作品通过刘老汉结婚,反映了留守妇女、老年人再婚、村干部损公肥私等农村现实中存在的多种问题,含义丰富,发人深思。荐读!【编辑:海淼】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2-16 15:25:26 谢谢精彩评论,不胜感激!

2 楼 文友: 2018-02-1 14:11:05 感谢投稿支持微小说栏目,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2-16 15:25:52 谢谢,共勉!

东台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沈阳治疗癫痫最专业的权威医院
聊城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