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默多克创新刊称恪守道德准则分析称其被驯服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3:34

默多克创新刊称恪守道德准则 分析称其被驯服

1969 年,这位传媒大亨同样在印刷机边见证了《太阳报》创刊号出炉。(左)   (声明:刊用《中国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如果人们因为怀念《世界报》而去买《星期日太阳报》,那么一定会失望,因为后者并不是前者的延续。默多克的新报纸既没有了往日的八卦风格,尖刻和犀利也都被掩埋。   本刊特约撰稿/张雪(发自伦敦)   2月26日星期日,慵懒的英国人像往常一样喝茶看报打发时光,但他们当中很多人手里拿的报纸却和往常有些不同。   在往常,他们手里拿的可能是《星期日泰晤士报》或者《星期日邮报》,而在这一天,他们手中拿的却是当天才诞生的《星期日太阳报》。   在这一天购买《星期日太阳报》的人们,并不都是八卦小报的常规读者。人们都怀着一份好奇与期待,想看看鲁伯特·默多克如何在低谷中力挽狂澜、逆市而行,同时也想看看这份八卦小报是否根本就是《世界报》在灰烬中的涅重生。     每一天都是太阳日   当往日的成功难以掌控时,默多克只好抛出了最后的赌注。   一年前,他那强大的集团帝国在英国的基地还固若金汤。然而现在,所有这些几乎都要毁于一旦,通往政治阶层的后门紧紧地关上了。   默多克帝国小报皇冠上的明珠《太阳报》,正受到严密的调查。在4名被捕后,2月11日,《太阳报》又有5名高级因涉嫌向军方和警方“买消息”被捕,其中包括该报的首席犯罪约翰·凯和副总编杰夫·韦伯斯特,另外还有一名国防部职员和一名武装部队成员也因此被捕。媒体与官员间的黑幕令公众咋舌。   2月16日,默多克飞到英国处理危机。第二天,他在参观《太阳报》办公室时突然宣布将在10天后发行《星期日太阳报》,让每一天都成为“太阳日”。这项大胆举动令批评者和员工们措手不及。   《世界报》倒闭后大批员工失业,而新报纸的创立仅仅接纳了其中十分之一的人手。大批前《世界报》的员工仍然没有工作,这也或多或少影响了集团其他员工的士气。对于前《世界报》员工来说,默多克推出《星期日太阳报》是在奉行双重标准。 “我们感觉被背叛了。既然他可以在压力之下重开一份新的报纸,当时又为何要关闭《世界报》呢?我再也不想为默多克打工了。四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让《世界报》重新恢复名誉。但得到的回报,却是报纸被他关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曾经供职于《世界报》的对《中国周刊》说。   《世界报》原有260万读者,在其关张后有一半的读者转向其他的周日小报,另一半的读者则从市场彻底消失。失去了如此庞大的读者群,默多克绝不会无动于衷。   同行们从首期的《星期日太阳报》的定价和气势中,不难看到老默多克的野心勃勃。默多克希望通过50便士的低价,将读者重新吸引回来。但其他的媒体集团,例如三一镜报集团和传媒大亨德斯蒙德麾下的快报集团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已经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广告运动来进行对抗,例如大量购买电视广告时段、掀起发放免费CD等促销活动等。 [1][2][3]下一页2012年2月25日,默多克在伦敦北部赫特福德郡一家印刷厂督印新报《星期日太阳报》的创刊号。(右)   在《星期日太阳报》即将推出的数日之内,人们看到在报媒这样的文化创新行业中,竟然出现了在传统行业中才会经常出现的古老价格战。   对很多广告客户来说,不管持怎样的道德立场,但出于商业上的考虑,他们也都愿意在全新推出的《星期日太阳报》上投广告,因为他们知道该报在其诞生后的一段时间内肯定会是关注的热点,人们都想看看这份报纸到底有何不同。   按集团的说法,《星期日太阳报》尚未登陆报摊就已获得读者追捧。英国军方已购买上千份,将送到英军驻阿富汗、南大西洋军事基地的士兵手中。   根据统计数据,《星期日太阳报》的首刊发行量达到300万份,其销售目标是超过200万份。早在2月21日,《太阳报》站上就出现了“预订本周日的太阳报,参与历史”的宣传文章。担心无法抢购到《星期日太阳报》创刊号的读者,可以在站上填写表格预订该报,当天报纸会直接送货上门。   但创刊号的内容却让不少人大失所望。随报附赠的《精彩》杂志,是《世界报》的遗产。《星期日太阳报》的“三版女郎”包裹得很严实,明星隐私以及已婚名人性丑闻的报道也很少,而这些内容曾经是《世界报》的固定卖点。封面头条是《英国达人秀》曾经的美女评委阿曼达·霍顿1月产女的经历,与同类小报泳装美女的封面相比,这个头条显得十分“保守”。   《每日电讯报》评论说,《星期日太阳报》已经是一份被“驯服”的报纸,既没有了往日的八卦风格,尖刻和犀利也都被掩埋。英国天空电视台更加不客气,如果人们因为怀念《世界报》而去买《星期日太阳报》,那他们一定会失望,因为后者并不是前者的延续。   但这却应了默多克之前的表态,“减少犯罪报道,将更加贴近女性和家庭生活。” 前一页[1][2][3]下一页2月26日,一个利物浦队的球迷在足总杯比赛前打出标语牌,呼吁抵制《星期日太阳报》。   纠结的道德自省   这份足足有120页的创刊号,辟专版向读者发表题为《新太阳今天升起》的严正声明,称将恪守道德准则,不会再步《世界报》的后尘,以为人不齿的方法获取消息。新报还设立一个被称作“读者捍卫者”的职务,接受读者投诉、为报纸纠错。   具有反讽意味的是,对《太阳报》的调查进展恰恰是源于默多克的道德自省。行贿指控的证据,正是默多克为了给“窃听门”扫尾而建立的集团管理和规范委员会提交的。而以往由内部人士和报纸把持的界自我监管体制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   所有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活跃着莱韦森调查的影子。该调查是英国政府针对媒体监管而设立的公共听证会,其调查范围远远超出了集团,而一长串证人向调查组提供的证据也完全不利于界。   们抱怨他们被公司管理层抛下了列车,保密的来源也遭到了暴露。《太阳报》副主编特雷弗认为,集团不该允许这个委员会把所有信息都交给警方。默多克和委员会也存在着意见分歧。   默多克在伦敦发表了力撑的声明,表示将会让这些因为“管理和规范委员会的做法”而被捕的员工“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集团内部不同意见和派别的斗争已经逐步显现出来。英国全国工作者协会说,《太阳报》员工打算起诉资方。《太阳报》副特雷弗·卡瓦纳说,英国小报一些“最了不起的传奇人物?   仅仅由于作为为企业干活而被抓”,警方和集团高层是在“搞迫害”。   人们关心的是,到底老默多克能不能控制住局面,对管理和规范委员会产生影响。目前从高层到集团的普通员工中,都对设立独立委员会的决定产生了质疑。   《世界报》的关闭,本已让《太阳报》上下人心惶惶,而“窃听门”的持续发酵,核心采编人员的涉案与被捕,更是加剧了这种恐慌。一种关于“默多克即将关闭《太阳报》”的恐怖压抑气氛在《太阳报》位于伦敦沃平的总部里弥漫。   默多克为此特意在伦敦停留数周,以便给予员工们坚定的支持。此外,他还亲自出马,与其老友、英国广告巨头WPP集团的首席执行官马丁·索雷尔爵士会面,并聘请其负责集团报刊媒体的广告业务。而在这样的时候,推出《星期日太阳报》也或多或少有安定军心的目的。   《中国周刊》了解到,在《太阳报》的内部,当7天上班的现实来临,新报纸初期的兴奋感正在消失。《星期日太阳报》几乎是和《太阳报》共用一个团队,没有自己独立的资源,《太阳报》的主编多米尼克·莫汉同时也主持《星期日太阳报》。因为的非常看重周末在家的休息时间,《星期日太阳报》的推出也可能进一步挫伤士气。   此外,以报道名人和球星八卦为主的《太阳报》本身的销售量已比去年有所下滑,因为整个行业的读者群和广告额在减少。恩德斯媒体顾问公司的分析师道格拉斯·麦卡比表示,《星期日太阳报》的收入只可能达到《世界报》的一半至三分之二。   默多克以80岁高龄,亲自筹办督印新报纸,关键时刻却不见集团负责英国和欧洲事务的詹姆斯·默多克。陪伴老默多克视察《太阳报》总部的,是在家族纷争中早已失宠的默多克第三个孩子——拉克兰·默多克。在太阳帝国摇摇晃晃的时候,默多克还必须处理家庭内部的继承人危机。

前一页[1][2][3]

腹胀痛是什么原因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8个月宝宝咳嗽
一岁半宝宝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