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永恒蓬莱 第714章 反胜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3:42

永恒蓬莱 第714章 反胜

但他现在知道,这两个人看他的时候,眼睛里都冒着光,原来是为了这把剑。还真把他当成肥羊了,“所以,我不找你们,你们也会找我,而且,多半也不会放过土谷部落。”褚九道,“算你聪明,只是想不到,你本事倒是不小,可惜就是有一点儿蠢。”

明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为了赶尽杀绝,与其说蠢,还不如说狠。对敌人仁慈,就是害自己。褚九则是奸滑,趁这个机会毒倒了夕遥。褚九道,“你杀了这个草包,我便要面对三城主一系人的追杀。不过,拿了雷闪剑,我大可投靠别人。在雷城,他雷一停,可不能一手遮天。”

现在连三城主的名字,都敢直呼了。夕遥冷冷道,“你高兴地太早了吧,现在这剑还在我手中。”褚九道,“别撑了,中了千蛇粉的毒,还想妄图逃过一劫。你的血液大概都快冻结了吧。”夕遥的脸上再次煞白,恶狠狠道,“你真卑鄙。”

正人君子,是干不出来下毒的事情。褚九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告诉我,这把剑从哪里来,你是否得到了雷积的传承。”能够进入雷霆风暴的结界,想来那位祖师有很强的本领。可是本领再强,还是给雷灵的灭魂雷音所灭。也只有夕遥和跳跳这样的灵魂怪胎,才能幸免于难。

夕遥笑了笑,“这样的话,即便你得到了雷闪剑,也献不出去。”你去进献一样宝物,若是要牵扯出其他东西,别人总是要问一问的。人的心很大,献上雷闪剑,有人便会问,那雷积的功法,还有他埋藏起来的宝藏在哪里呢。你说你不知道,谁又会相信。到时候,不仅没有奖励,反而会引来杀生之祸。

褚九笑了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没错,雷闪剑不仅不能成为我的晋身之阶,反而可能引来杀生之祸。不过,我若是得到雷积的传承。到时候,雷一停都不是我的对手,我不去找他的麻烦,就够他幸运的了,安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这刹那间,他仿佛已经睥睨天下,无人能敌了。夕遥想了想,没有典籍,只是两三具枯骨。储物袋里也没有,说明雷积已经留下传承,才放心进入雷磁风暴里去探险。夕遥现在倒是更加放松了,“即便有,我怎么会给你,给了,你会放了我。”

放是不能放了,放了自己的敌人,就是勒紧自己脖子上的绞绳。褚九道,“放是不能放的,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现在的滋味可不好受吧。”夕遥捂住胸口,疼的有些抽搐,“好,你过来,我告诉你。”褚九看着夕遥的惨状,一时之间也有点儿琢磨不透。

想起当年关于雷闪剑的传说,一如雷光闪烁一次,敌人就掉了脑袋。雷积以雷闪剑闯荡出极大的威名,在霆渊里,至今都在流传。褚九不得不防,“你先把雷闪剑丢掉。”夕遥费力抬手,却已连一把剑都拔不出来。他拄着雷闪剑,整个人都酸软无力,“没有办法,我动不了了。秘籍就在我的怀里,你自己来取吧。”

褚九还是很狐疑,突然哈哈大笑,“你真是愚蠢,我不过试探你一二,就老老实实说了。”夕遥十分愤怒,“你真是言而无信,我告诉你,秘籍在储物袋里,没有我,你根本就打不开。”褚九笑的更加放肆,“你真是一个白痴,储物袋的主人一旦身亡,储物袋就会变成无主之物。除非你将储物袋毁了,可是你现在,有毁掉他的能力么?”

夕遥脸色煞白,为自己的愚蠢,对方的狡诈而深深愤怒着,“好吧,东西你拿走,只求你能说话算话,不要折磨我。”褚九道,“我自然说话算话。”他从地上捡起长枪,冷冷道,“现在,你就先去死吧。”长枪戳在夕遥的面门,却停了下来。

夕遥冷冷道,“你杀我,就不怕我告诉你的都是假消息,彻底与秘籍无缘。”这一击,实则在恐吓夕遥,若是夕遥存有后招,在这生死之前,早就发动了。他确确实实,已经被千蛇粉的毒药制住了。夕遥道,“你放了我,我把秘籍交给你,如何?”

褚九冷哼一声,“我先看看这储物袋里有没有。”右手提着长枪,左手开始在夕遥满是鲜血的胸口摸索,他仍旧在防备夕遥。储物袋被他拿出来,脸上露出喜色,光是这储物袋的价值,便是赚大发了。他擎着储物袋,“把它打开。”

夕遥皱着眉头,“里面没有秘籍,你将解药给我,我给你秘籍。”往往自己都信不过的人,绝对不会信得过别人。枪尖抵着夕遥的喉咙,“打不打开。”夕遥脸色变化,十分不情愿地道,“已经打开了。”打开储物袋,仅仅是一个念头而已。

褚九觉得很是神奇,将长枪插在草地里,从褚物袋里摸索着,一旁是夕遥尖锐的惨嚎声,“解药,你快给我解药。”褚九冷笑,理都不理,但愿秘籍在褚物袋里,不然又得来折磨这个小子。一件一件衣服被褚九丢弃,夕遥继续呼叫着,眼神里冒出了寒光。

这一次,还真是将自己置于最危险的境地。不过,能够成功骗过褚九,现在他已经完全没了防备。千蛇粉,真是可笑,天底下什么毒药,能够强过冥渊的幽冥剧毒。就连天下第一,神鬼辟易的幽冥剧毒,夕遥都能够挺过来,这区区千蛇粉,又怎么可能毒倒他。

但他确实受伤了,长枪使得他内腑受创。但正是因为他受了伤,褚九才敢趁火打劫。他便将计就计,消除他所有的防备,等待这么一个机会。这个机会,是他拿命去博来的。若是褚九不这么贪婪,执意杀他夺剑,也不会给他这样斩草除根的机会。但雷闪剑确实太重要了,雷家公子起先没有逃离,就是害怕,雷闪剑被褚九私自吞没。

他从地上跃起,雷闪剑雷光一晃,刺中褚九腹部。褚九想要拿枪防备,可是太快了。他只能偏移一寸,堪堪避过要害,重重摔倒在乱草丛中。他捂着伤口,脸上全是骇然的表情,“你,怎么可能?”回应他的,是一抹快若疾风的气刃。

夕遥忍者伤痛,耗尽右腿脉门所以力气,踢出这一记旋风斩,刺中褚九的脖颈。褚九脸上露出不甘心,就这么歪了下去。刚刚便是示敌以弱,利用敌人的贪婪,才找到机会除去这个奸滑的敌人。他自己当然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要死,你就当一个冤死鬼吧,夕遥可没有这些空,还解释这么多。

这里在奇峰寨的山脚下,并不安全,打斗,很有可能惊动山上的土匪。夕遥坐在地上,大口踹气,这紧绷的神经,也需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来缓解。夕遥还真是有些无师自通的本事儿,也只是听过萧若离关于计谋的几堂课。现在倒是应用了个七七八八。

有的人学的快,却不会怎么应用。可是夕遥,却是一个实际派。枪尖抵住他喉咙的时候,他有很多个念头,要站起来反抗。可是那时候的胜率太渺茫。褚九直到拿了储物袋,才放松了警惕。财帛动人心,这宝贝,若是一般人,只怕不那么容易交出来。

夕遥瞧了瞧自己的腹部,已经全被鲜血染红了。从附近捡起一件衣服,在腰上缠了两三圈。有伤口,就一定不要剧烈运动。先前连着两下,可是用尽了全身力气,鲜血也流了很多,现在有些失血过多,晕乎乎的感觉。他咬了咬舌头,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若是被巡山的小喽啰撞见,是极为不利的。他不在乎杀人灭口,可是现在根本没有力气了。抬头看了看奇峰山,这次的目的,乃是在奇峰山上。若是被人认出,以后就绝对不好混上去。一个人在奇峰山下鬼鬼祟祟,一看就是有所图谋。

这个状态,根本不敢往山上潜入,这跟送菜没有区别。得赶紧去疗伤,其后再想办法。夕遥费力挪动身体,鲜血又涌了出来。他不管不顾,捡起储物袋,把这些衣服凌乱地塞进里面。解开前胸的束带,把剑鞘取下来,雷闪剑也被扔了进去。

还真是多亏了褚九,若不是他们,还不知雷闪剑有这么大的来历。夕遥也仅仅以为锋利一点儿,割蛇皮比较好用。这要是背着到处跑,还不知道会惹得多少人觊觎,又不知要惹多少麻烦。颤颤巍巍站起来,打算往着那边那条路走,找个地方修养一下。

夕遥突然停了一下,想起土谷部落丢失的三张古符,费力挪动着身体,在褚九身体上摸索着。掏出很多东西,有一些瓶瓶罐罐,夕遥打开闻了一下,估计就是什么千蛇粉,还有解药之内的。夕遥也不管那么多,将所有的东西都丢进储物袋,也不管有用没有。

在衣服的最里层,摸到了三张古符。这三张符的纸张十分古朴,摸起来有些褶皱感。那上面的符文,如同鬼画符,夕遥不了解符道,有些看不懂。这若是给钟定和陆轻轻,或许能研究出什么来。可这是土谷部落的东西,以后若有机会,还是还给他们吧。

夕遥每走一步都拧一下眉头,身体虽然有些变态,鲜血干了都能够活过来。可是身体毕竟是肉做的,即便不会老,也该会痛。夕遥就很痛,力量全部聚集在左腿,朝着南边的道路走。山上已经有人发觉了异常,只是从山上下来,需要一些时间,奇峰山的山峰很高。

现在,要找一处遮风避雨的地方,好好养养伤。不知道奇峰寨的人会不会追踪而来,他现在反正是没有多余的力量逃跑了。他想了想,应该不会,这毕竟与奇峰寨关系不大,他们顶多会在周围好好搜索一番,不会追太远。夕遥只能忍着痛,朝着南边走。

霆渊的天气,夕遥简直不想说了,还真是善变。风吹起来,让人有些瑟瑟发抖,那一条一条的衣服,夕遥也没来得及换。得找机会把鲜血洗掉,然后再换上一套新的衣服。现在他才发现,衣服是稀缺资源,尤其是这种十分不经穿的衣服。要是仙术法袍就好了,永远都不用担心会烂。

风来了,乌云来了,紧接着便是闪电,雨也下了起来,这晌午时候,简直跟黄昏有得一比,黑黑的,在浓雾里极为不好走。这样的天气,倒是帮了夕遥,在后面的奇峰寨土匪,本打算往东南两条路都查探一下,看看究竟是何人在此行凶。在风雨来临之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将红缨枪扛起,飞快地往山上跑。

在山道上七拐八拐,不可避免淋了一些雨。喽啰们为了抢功,打了一把伞,扛着红缨枪,就往山上冲。有站岗的人问道,“兄弟,下这么大的雨,干嘛这么急。”扛枪的人也不理他,就往山上跑,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有丝毫停下来歇息一下的意思。

另一个人说,“为了表功呗,你没看到,那柄红缨枪,很是威武。”“是的,四寨主最喜欢收集兵器,他的屋子里摆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可是进献宝物,等雨停了,也是一样的么。”他们两个再笑话别人,其实是自己傻。虽然同送一杆枪,可是冒雨相送,就更显得真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喽啰有这样的远见,还只是误打误撞。

奇峰寨上,没走多远,就有一个亭子,亭子上都站着两名守卫。石梯修的很平整,光洁如新,连青苔都没有。树木有叶子掉落其上,有扫地的女子,躲在亭子里避雨,而旁边某些休沐,或者无所事事的人,说些风言风语的话,惹得有人柳眉倒竖。有沉静的女子低声道,“不要理会,理会也没有用。”“寨主这次怎么了,娶个妻,还让奇峰寨里里外外打扫一遍。”

赵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江西康宁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癫痫病治疗医院南通哪家好
珠海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