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宁波部分小区群租房超三成一套房被隔出7间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2:13

宁波部分小区群租房超三成 一套房被隔出7间

鄞州盛世天城52幢24楼,一间住房被隔成了7个小房间

《挤满了租客的群租房黎明爆炸》后续

6月9日4点半,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鄞州区高桥镇联升佳苑小区西侧裙楼一间群租房瞬间浓烟滚滚,里面的租客们仓皇跳窗逃生。

经过救援人员的奋力扑救,大火终于被扑灭,不幸的是两名男子大火中遇难。

但是,全市范围内群租房的乱象绝非出事的这一家,对此,12日、13日展开了一番调查。

方磊摄影高远

A事故进展

承租人已刑拘,全镇清理群租房

6月10日上午,高桥镇政府联合消防、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对该小区的群租房进行了一次全面排查登记,并通知所有群租房的业主尽快清退租户。

当天在现场看到,小区西侧裙楼的每一间店面房门口都张贴有一张通知,“即日起,请私自改变房屋结构的群租房屋业主尽快对租户进行清退,也请各群租房租户们抓紧时间搬离。”

部分租户已经搬离,对于镇政府的清退措施他们也表示理解,“不敢住了,都出人命了,还是去安全点的地方吧。”一位租客说。

“因为这里的房租便宜,一些租户暂时不想搬家,镇政府已经帮他们联系好新的出租房。”高桥镇党委宣传委员周波对说,“目前,联升佳苑西侧的群租户全都已经被清退,接下去准备在全镇范围内进行群租房清理行动。”

周波告诉,出事的店面房承租人姓卢,卢某私自将店铺分割成上下两层好几间房,转租给外来务工人员。

目前卢某已被刑事拘留。

B调查4家小区

各种分割,各种脏乱差,公共资源损耗大

其实群租房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房东将住宅通过改变房屋结构和平面布局,把房间分割改建成若干小间分别按间出租或按床位出租,这种出租方式就是群租。

在某家租房信息站宁波地区页面搜索关键词“隔断”,出现的相关搜索结果就有8000多条,价格分别在每月几百到上千元不等。

联升佳苑的群租房在清理,但全市还有那么多群租房,情况又如何?[1][2]下一页12日、13日,随机选了四个小区实地调查。

●九五花园隔出多个房间,门户大开

第一站,前往高新区九五花园小区1幢302室,这里两梯三户,刚出电梯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酸腐臭味。果然302室大门敞开,门上都没锁,可以自由进出。进门是一条走廊,墙角堆放了几袋生活垃圾,走廊右手边有一间房,里面摆放了一些洗漱用品,墙壁弱电箱上放置了一台路由器,接出的线分别拉向其他房间,房间里有一扇紧锁的房门,看来里头还有一间。

走廊的左手边是厨房和卫生间,里面放置了一瓶煤气罐,302室很明显是被隔出了好多个房间,整个环境就是“脏乱差”。

房间里有一女租客,对于陌生人进来,她也只是抬眼看了一下。在朝南一个窗口,窗户开着,放了一把凳子,外面是平台,看来是为了方便进出。显然,这套房子是完全开放式的,外人可以随意进出。

●江南一品噪音扰民,卫生差,门禁常坏

九五花园对面是江南一品小区,发现,该小区内的255幢楼群租现象尤为严重,因为是上下层复式结构的户型,加上开发商赠送的面积比较多,整幢楼几乎每一层都有群租户。

梁女士是10楼的一位业主,说起自己的邻居们,她是一肚子的苦水。

“旁边的邻居还好,主要是楼上,每天晚上10点钟就听到开门声,接着就是鞋子踩地板的声音,断断续续要持续一个多小时。”

楼上租了5户,其中一层就有三户,而梁女士家的二层是卧室,正好在那三户租客的脚下。

“我小孩今年4岁,每天都会被吵醒,向物业反映了也没用。”

255幢楼一共有100多户,梁女士大致统计了下,六成左右房子自住,除去一部分空置,群租房占了40多户。

王先生是22楼的一位业主,说起旁边的租客们,他也是牢骚满腹。

“卫生状况差,一到夏天就会有蟑螂爬出,我现在大门也不敢开。”

“这幢楼是三梯9户,我们每个楼道都有一个垃圾桶,原本每天的垃圾量是足够放的,现在群租户一多,一户可能就有十多个人,垃圾桶根本不够用,只能放在地上。”

此外,用电梯也经常要等很久,一楼门禁也三天两头坏掉。”

在顶楼,除了一户空置,看到,一层九户人家,有六家是群租房。

同样,这里有些群租房大门敞开,走进一家出租户,看见楼上楼下被隔出共7间房间,每间房门上都安装了一个电表,一层的楼梯间则摆放了台洗衣机,相比九五花园1幢302室,这环境要干净一点,但却以数量“取胜”。

●盛世天城隔断花样多,房内还有“几间房”

随后,又前往鄞州区盛世天城小区,该小区52幢楼是小高层,两梯三户,24楼就有两处群租房,分别是2401室和2403室。2403室的防盗门敞开着,走进大门是一条窄小的走廊,两边则是一排房间,每间房的门上都安装了台电表,根本看不出房屋原本的结构。

在2401室,看见只有三间房,房子是空置的,打开其中一间房,里头竟“别有洞天”,这是一个小型的套间,厨房、卫生间还有三个小房间。

因为是上班时间,租客们都不在家,走到25楼,2503室也是群租房,被隔出的“户型”几乎和楼下的2403一样。

小李是附近一所高校的在校生,之所以搬到这里来是看中小区环境好,她租的房间有独立卫生间,还有一个小阳台,比较舒适,不过租金不菲,“我和闺蜜合租一小间,1100元一个月,旁边的房间住的都是上班族。”

●蓝庭花园垂直分割成两套,“A\B”门牌号

最后一站,来到高新区梅墟街道蓝庭花园小区,8号楼是住宅,四梯20户的复式公寓楼,和前面几个小区一样,这里的群租户同样有很多,楼道栏杆上随处可见一些租客晾晒的衣物和鞋子,比较有意思的是一些业主将房子垂直分割成两套出租,还张贴了字母“A\B”的门牌号用以区分。

●物业

“多”出3000多亾

公共资源无法承载

王女士是盛世天城小区的物业经理,她也很无奈。

“小区每个楼道装有磁力门,每户业主发放三张门禁卡,可现在租客多了,门禁卡根本不够。”

王女士说,一些“文明”点的租客会“尾随”有卡业主进入,个别租户强行拉门,导致门禁经常损坏,一修再修,后来索性就不用磁性门了。

“我们小区一共有近1500户,经统计,其中群租的就有500多户,占了三分之一。”王女士说,“原本小区是按照每户三四口人的数量来设计一些公共资源,现在每户群租户至少有10个人,500户群租房就是近5000个人,多出了3000多人,无论是电梯也好,还是门禁也好,设备寿命都会大打折扣。”

群租户多了,业主们怨声载道,物业公司成了大家发泄怒火的地方,“一些业主就会以此拒交物业费,说什么时候租客们卫生搞好了,不吵了,再交钱。”

“我们只是服务单位,不能要求业主不能出租或者搬离,只能规定群租房不能使用煤气瓶,并且对前来办门禁卡的租客进行身份信息登记,要求他们出示租房合同。”王女士说。

卫生状况差、用电用气安全隐患大、噪音扰民、公共资源被过度占用……采访发现,群租房的规模远比想象大,到底该怎么管理规范,本报将继续关注。

原标题:宁波部分小区群租房超三成一套房被隔出7间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

小程序怎么做
微信小程序电商平台
自己做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